守住

我在座位上不停地削铅笔,旁边的女孩子有点嫌弃地看了我一眼。
这也无所谓,反正我不认识她,她也不认识我。

马上要出高考成绩了,一群人就都坐在这教室等高考成绩。走廊里、教室角,成箱的书前几天已经被搬走了,抽屉空落落的,我伏在桌子上,小刀每片出一片铅笔屑,桌子就跟着晃两下。我一边削铅笔,一边听着教室后面的钟。我心里想,这钟的声音也太大了,秒针的“滴答”,分针的“咔哒”,都和自己的心跳声似的,特别清晰。

还有几分钟,等过四、五声“咔哒”,成绩就要出了。讲台上的老师是我高一的班主任,他抬头看看钟,又低头看看表,时而微笑看看我。

我心里有点虚,连忙回了个笑。我想起高一的时候,整天躲在同学背后说他坏话。...

翻开学姐的书,看见如下字。
心喜,甚爱我系。

也许是在攒一个很大的运气,像等待昙花一瞬的忍耐

1,夜色下行苟且之事

2,帕金森患者的夜景系列1

3,帕金森患者的夜景系列2

4,帕金森患者的夜景系列3

5,篝火

6,车上

7,这里的港口静悄悄

8,静悄悄2


第一张图:假装自己带了三脚架。

第二张:为食物干杯。

3,日出,多云

4,海上小岛

5,平静

“因此我不得不悬置知识,以便给信仰腾出位置,而形而上学的独断论,也就是没有纯粹理性批判就会在形而上学中生长的那种成见,是一切阻碍道德的无信仰的真正根源,这种无信仰任何时候都是非常独断的。”


#没有读过康德的人生是有缺憾的。

quod mecum nescit, solus vult scire videri

写读书笔记时的我。

突然想到高中,总是一个人买最早场次的电影票,上午翘自习去看一场电影,再悠哉悠哉地溜回教室自习。
那个时候,就算一个人,也好像整个世界都是自己的脚注一样,自信,坚定,愉快,对未来有着迷一样的希望。
#垫底辣妹真的很好看吗?#

"法家之言,皆为君主说法,设君主而不善,则如之何?万事一决于法,而持法者为君主,设君主而坏法,则如之何?近之持立宪论者,每以是为难。然此乃事实问题,不足以难法家也。何者?最高之权利,必有所归。所归者为君主,固可以不善;所归者为他机关,亦可以为不善。归诸一人,固不免坏法;归诸两机关以上,岂遂必不能坏法?今之议会,不与政府狼狈为奸乎?议会与政府,非遂无争,又多各为其私,非必为国与民也。故曰:此事实问题也。.......执法之不免拘滞,法家岂不知之?然终斤斤于是者,则以其所失少所得多也。......"

吕思勉也真是个妙人。

 — 1 / 3 —  >
人心惟危
 — 1 / 3 —  >
© aiedily | Powered by LOFTER